佛的“我”和凡夫的“我”有什么区别? | Lisa老师每日分享(2023.06.26)

2023-06-27 13:41:03 974 Lisa


女声:AI微软晓晓

女声:AI微软晓晓(无背景音乐)


男声朗读:朱师兄 点此进入



简体版(编辑校对:蓉蓉 | 二校:羿淇 | 三校:叶子&颧 |朗读:AI | 音频:觀 | 发布:觀)


安那般那——入出息念,基于注意着入息与出息的一种培育专注和定的方法、技巧。当修定修到某个程度,能观的作用会很强,心力也会很强,强到甚至可以发挥神通的力量。也就是说,心力强到可以改变东西。

这时不能让这种作用(神通力)随意地运作,如果你没有正法作为依止,就会利用这种(力量做不善业),那个力量是很强大的。所以一些修定有成就的人,还是会犯错,是因为他们只修定,而没有智慧引导其做出正确的决择。

因此,修定一定要具足正见,而宣隆禅修法的观呼吸,是止观平衡地发展正定,以正法为依,有觉有定,不离开触受,就像有条安全带,带领行者去正确的方向。但是如果只跟妄念跑而不自觉,不在禅坐中,就什么也不是了。

了知,意味着觉知、知道,也可说是观照。在禅修中,不管你在做什么,请先要明照自我,也就是说,要觉知自己身心的运作。当你修行进步时,就会了解其实并没有能够被观照的自我。那时,观者知道自己所激起的烦恼、焦虑,焦虑其实不存在,并没有一个人在拥有这些烦恼。你也会明了“观自在、照见五蕴皆空”是什么意思,它所教导的是观者所体验到的动作、念头、感觉,并没有一个独立的自我或拥有者。

当你继续观照,能更生动觉知自己的身心时,就能体证了悟,放下自我。因为自我只是心造化出来的,体悟到身体也是无常的,变化的。当你能真正做内观禅修的体验,就能真正地了解观照,也就是没有自我,只是“知”,这就解释了自知和了知。
即使是圣者都有自我,但这个自我和凡夫的自我截然不同,一般众生把五蕴当成自我,所以因而繁衍出各式各样的攀缘、争夺、执取、对立和焦虑。佛称自已为“我”,已经得到解脱的阿罗汉也是如此,但他们所指的我,只是个方便的假名,是和众人建立关系的善巧方便。佛并不把自己的身心当成自我,只是示现度化众生,佛与阿罗汉的血肉之躯和开悟的心,是纯粹的智慧与慈悲的示现。

因此,佛的“我”和凡夫的“我”之间有很大的差别。凡夫执着于我,成为烦恼的根源和焦虑,受苦的原因;而佛与阿罗汉以无我的智慧和慈悲——清除了烦恼和妄念。

但又是谁在知道呢?当你在打坐时昏沉打瞌睡,是谁在觉知?那一定是你,不是吗?当你爱憎恨时,是你有这些情绪吗?这是有烦恼的自我,例如当你坐得好时,对自已很满意,好极了,你认为那是什么心态?有时打坐时双脚好像沉重的负担,那双脚是谁的?有时,每次打坐时都感觉有挫折,因为从来都是动来动去,身心没有一刻能停止下来,自我感是很强烈的。因此,当你修习内观禅时,有了知吗?如果只是知道而不加入任何东西,它只是生起灭去,生起灭去,如是而已。因为它是无我的,如此了解,了知,在禅修的时候,观者就能坐得住,坐得稳而不会种下不善的因了。



繁体原文:

安那般那……念入出息念,基於注意著入息与出息的一種專注和定的方法、技巧。當修定修到某個程度,能觀的作用会很強,心力也会很强,强到甚至可以發揮神通的力量,也就是說,心力强到可以改變東西。这時不能讓这種作用随意地運作,如果你没有正法作為依止,就会利用这種力量去進行一些与非法与惡法相應的事情。心在凝聚時,力量会不断的加强,如果我們生起邪念,那個力量是很强大的。所以一些修定有成就的人,還是会犯錯,是因為他們只修定而沒有智慧引導其做出正確的决擇。因此,修定一定要具足正見,而宣隆禅修法的觀呼吸,是止觀平衡的發展正定,以正法為依,有覺有定,不离開觸受的,就像有條安全带,带領行者去正確的方向。但是如果只跟妄念跑而不自覺,不在禅坐中,就什麼也不是了。
了知,也意味著覺知,知道,也可說是觀照。在禅修中,不管你在做怎麼、請先要明照自我,也就是說,要覺知自己身心的運作。當你修行進步時,就会了解其實並没有能夠被觀照的自我,那時,觀者知道自巳所激起的煩惱,焦慮。焦慮其實不存在,並沒有一個人在拥有这些煩惱。你也会明瞭,觀自在,照見五蕴皆空,是怎麼意思。它所教導的是,觀者所体驗到的動作,念頭,感覺,並没有一個獨立的自我或拥有者,當你繼續觀照,能更生動覺知自巳的身心時,就能体証了悟,放下自我。因為自我只是心造化出來的,体悟到身体也是無常的,变化的,當你能真正做內觀禅修的体驗,就能真正了解觀照,也就是沒有自我,只是知,在这解釋自知和了知。即使是聖者都有自我,但这個自我和凡夫的自我截然不同。一般衆生把五蕴當成自我,所有因而繁衍出各式各样的攀緣,争奪,執取,对立,焦慮。佛稱自已為我,已經得到解脱的阿罗漢也是如此,但他們所指的我,只是個方便的假名,是和眾生建立関係的善巧方便。佛並不把自己的身心當成自我,只是示現度化衆生,佛与阿罗漢的血肉之軀和開悟的心,是纯粹的智慧与慈悲的示現。因此,佛的我和凡夫的我之間有很大的差別。一者是凡夫執著於我,成為煩惱的根源和焦慮,受苦的原因;另一者佛与阿罗漢以無我的智慧和慈悲,清净,自在而運作。在禅坐的觀照中,你覺知你在打坐,但是誰在那裡覺知?觀者清楚知道你有煩惱和妄念,但又是誰在知道呢?當你在打坐時昏沉打瞌睡,是誰在覺知?那一定是你,不是嗎?當你爱憎恨時,是你有这些情緒嗎?这是有煩惱的自我,例當你坐得好時,对自已很滿意,好極了,你認為那是怎麼?那是什麼心態?有時打坐時雙腳好像沉重的負担,那雙腳是誰的?有時,每次打坐時都感覺有挫折,因為從來都是動來動去,身心沒有一刻能停止下來,不管採用什麼姿勢,都很痛,这雙腳和身體到底是誰的?一個人这麽感受到限制,不自在時,自我感是很强烈的。因此,當你修習內觀禅時,有了知,如果只是知道而不加入任何東西,它只是生起灭去,生起灭去,如是而巳,因為它是無我的,如此了解,了知,在禅修的時候,觀者就能坐得住,坐得穩而不会種下不善的因了。


注:简体版使用Microsoft Word翻译功能,编辑再进行简单的标点符号加工和个别简繁转换的特殊字替换,任何问题请给网站留言指出,谢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