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法的精髓不在字里行间,而是在于体验之中 | Lisa老师每日分享(2022.12.21)

2022-12-28 20:07:17 679 Lisa


女声:思无遐(背景音乐)

女声:思无遐

粤语:羿淇(背景音乐)

粤语:羿淇


男声朗读:朱师兄 点此进入



简体版(编校:羿淇 | 二校:小满 | 三校:颧 | 朗读:思无遐/羿淇 | 发布:觀)


作为一名禅修的修习者,应达于自己内在的“法”,“法”无法在截然不同的形式与方法技巧中找到,而是存在于自身的体验之中,那么,当你真正准备好要修行的时候,不要想太多哪个方法技巧更好,哪个方法技巧更快,就在这——是心。是专注与念住观的密集发展。

刚开始呼吸时,我们会在妄念与呼吸之间来来回回,当还未建立定力时,心是会跑的。当你观感受时,心并不是百分百专注,它非常自然的跑来跑去。第二阶段时,努力集中专注去观第一个感受,第二个感受(或其他形成打扰的更多感受)就会消失,当最后定力消失时,观照就散架了,既不能守住第一个感受,也不在禅坐中了。

行者禅修是训练我们在不生不灭的寂静上安心,不去攀取心念所接触的缘,把心念的每一个缘都放下,我们的心就不受干扰。我们要有这份决心、毅力、耐性于禅修中,成就这颗心。

借由念住于强烈呼吸的这种巨大的精进,让心达于专注,然后坚毅不动的坐着,完全地体验着身体上的苦受,深入于内观的修习之中,利用感受,特别是苦受,是宣隆法最大的特点,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目标导向的修习。

只有知道了自身的长处与不足,才能避免内心世界的膨胀和委缩,才能得到心灵的充实和精神的进一步提升。

假如我们每天不练习的话,我们的禅修就不易进入状态。

假如心灵中充满了要做什么事,这样怎么会有空间让专注,平静,喜悦和内观进来呢?假如我们容许心灵不断产生妄念,又怎么能期望在短暂的禅坐中止息这些妄念呢?并且放弃老旧且习惯性的反应呢?

当我们舍弃了一个染着的念头时,就有更大的力量去舍弃下一个染着的念头,每天都能清理一下我们的心。

我们应该留意每天浮现的念头,因为它们没有真实的根基,它们是我执所投射的欲望和习惯,当心灵开始专注时,停止思虑后,就会开始体会到它的清净。

只要是用想的,就永远只是口头上的想法和观点。拥有越多的想法,就愈难静下心来禅修。放掉由业力所产生的种种念头,因为这些对我们禅修有很大影响。我们每天从早到晚,产生了我们的异熟业,或许不是很严重的业报产生,但它会影响到我们的心是否能静下来禅修。

心需要透过训练,才能把“我”的观念从旧有的习惯模式中清除掉。最能让心稳定下来的是禅修。


点击下载校对原稿查阅


繁体原文:

佛法的精髓不在字裡行間,而是在於体验之中
作為一個禅修的修習者,達於自己內在的法,法無法在截然不同的形式与方法技巧中找到,而只存在於自身的体驗之中,那麼,当你真正地準備好要修行的時候,不要想太多关于那個好,那個快,就在这,是心。是專注与念住觀的密集發展。
刚開始呼吸時,我們会在妄念与呼吸之間来来回回,当未建立定力時的心是会跑的,当你觀感受時,心不是百分百專注時,心也自然跑来跑去,努力集中專法去觀一個感受,第二個感受就会消失,当定力消失時,觀照就散架了,不在禅坐中了。
行者禅修是訓練帶我們在不生不灭的寂静上安心,不去攀取心念所接觸的缘,把心念的每一個缘都放下,我們的心就不受干擾。我們要有这份决心毅力耐性于禅修中成就这颗心。
藉著念住于强烈呼吸的这种巨大的精進,讓心達於專注,然後堅毅不動的坐著,完全地体驗著身体上的苦受,深入于内觀的修習之中,利用感受,特别是苦受,是宣隆法最大的特点,这是一种非常强烈地目標導向的修習。
只有知道了自身的長處与不足,才能避免内心世界的膨胀和委縮,才能得到心灵的充實和精神的進一步提升。
假如我們每天不練習的話,我們的禅修就不易進入狀態。
假如心灵中充满了要做怎么事,这样怎么会有空間讓專注,平静,喜悦和内觀進来呢?假如我們容許心灵不断產生妄念,又怎么能期望在短暫的禅坐中止息这些妄念呢?並且放棄老舊且習慣性的反應呢?
当我們拾棄了一個染著的念头時,就有更大的力量去捨棄下一個染著的念头,每天都能清理一下我們的心。
我們應該留意每天浮现的念头,因為它們没有真實的根基,它們是我執所投射的欲望和習慣,当心灵開始專注時,停止思慮後,就会開始体会到它的清净。
只要是用想的,就永远只是口頭上的想法和觀点。拥有越多的想法,就愈難静下心来禅修。放掉由業力所產生的種種念头,因為这些对我們禅修有很大影响。我們每天從早到晚,產生了我們的異熟業,或許不是很嚴重的業報產生,但它会影响到我們的心是否能静下来禅修。
心需要透过训练,才能把是我的觀念從舊有的習惯模式中清除掉。最能讓心稳定下来的是禅修。


注:简体版使用Microsoft Word翻译功能,编辑再进行简单的标点符号加工和个别简繁转换的特殊字替换,任何问题请给网站留言指出,谢谢。